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生命是什麼?很多時候我們存在著並不需要去思考這個問題,她給我們最真實最直接是狀態就是活著。我們每個人可以自由呼吸這就是最簡單的生命了。 我記得芥川龍之介在小說《河童》裡曾說過這樣一個故事,小孩子在生下來之前父母會問他們,你是否願意來到這個世界上活著,如果他的回答是肯定的,那麼他就會被母親生下來,而如果他不願意那麼他的生命就自然的消失不見,像從不曾出現一樣。這是生命來臨最理想的形式,本著民主自由的原則,給你生命的選擇,然而這只能是我們的美好幻想。我們每一個人來到人世擁有生命是不能自主選擇的,甚至我們生命的消失也不能由自己選擇。那麼我們生命這最初和最終的無奈便讓我們活著的這個過程顯得有些身不由己。 曾經在對生命迷茫的時候幻想,如果我們來這世界前可以有這樣一個莊嚴的選擇儀式多好。也許沒有生命狀態的我會像宇宙間的一團氣體,沒有意識沒有形狀的隨意漂泊於蒼穹,無窮無盡的與宇宙共存。我幻想這樣的形態,她也是美好的。不曾有過意識那麼也就沒有過自我實現的觀念,不知何為好惡善惡,更不存在任何煩惱憂愁,遭遇黑暗不會害怕,也不會對同伴有牽掛。如果要有人來問我這樣一團氣體願生否,那我一定要告訴他我不願意。我要讓我的生命純淨個透徹。永生永世這樣無知無覺的存在。 然而這幻想也無情天真了些。生命以活著的形式出現了,我們在經歷痛苦憂慮的同時也體會過許多的感動和溫暖。也正是意識的存在才讓生命變得豐富多彩。就像煙花,很多人寧願生命像她一樣絢麗開過然後謝落。這也算是我們對生命的一種安慰,至少我們活著,我們能經歷。 我們經歷了最無憂無慮的童年,懵懂無知的少年,熱血激情的青年,成熟厚重的中年和步履蹣跚的老年。過程的轉變常常在無意之間,所以我們感歎人生逆旅,天地過客。 想起了一部日本的電影《入殮師》中的一個場景,主人公家鄉澡堂的女主人逝世後,被推進火爐時導演用的是一個特別的鏡頭,把視角放在火爐的深處對向外面的世界。當棺木被推進爐中時我們正好像是被同時關進一個虛無黑暗的空間,彷彿我們跟死者一樣肉體在火爐燃燒。導演這樣做是別有用心的。他想用這樣的方式讓我們體會一種生命逝去的感覺,這樣最直接最突如其來的一次感覺讓我們一瞬間懂得生命。活著,就是活著。在生命消失前的現在至少我們活著。那一刻我真的以為生命將從這世間消失,而後心穿越存在的虛無回到生命的狀態,看到身邊的一切還存在眼前,我有種真實的想要好好珍惜生命的感覺。我忽然明白只有真正體會死亡,我們才能明白生命無論多麼沒有意義多麼空虛,我們能活著,這就是最實在的真理。 然而生命蒼老的形式是殘酷的。我見過老人的皮膚鬆弛褶皺成一團的情景,在生命消失前人的形體以極盡猙獰喘息的面目呈現在人面前。我懷疑生命的公正性。為什麼如此客觀出現在我們在面前卻又要讓人看到生命這樣讓人無法接受的本態呢?我們已經相信生命虛無。她卻又要洞穿虛無用最殘酷的方式把生命垂暮的場景放在人們面前讓人不忍悲涼。 我想著如果生命的由來和消失像一縷煙一樣的在無需迎接和送別的儀式下飄走,活著的人只留著生命存在時的美好回憶。不用面對最直接的傷痛不用知道生命的來去,只要知道活著,存在過就夠了。這也許不失為一種折中的美好幻想。

| 4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用音樂關上耳朵,我重複的沉醉在那些好聽的聲音裡。往事可以重提。每一個我曾停留的城市住著的那些可愛朋友,在我的記憶裡輕捻老歌的聲響。門前,屋後。高樓林立。我仍是那樣的自由行走,替他們出走,替他們和不同的城市相愛。 我是一個愛出走的人,在不同的城市裡顛沛流離。本是一個有家可歸的人,確是經常讓朋友忍不住心疼。在那些愛我的人的心上,我就是一朵不知道何時開放的花,或許一轉眼就已開落。我是一個不能讓人安心放手的女子。 蓬頭垢面的躲在屋子裡看書,忘記梳洗,看到興起,便和書中的人物有了共通的情感,兀自開懷或心痛難復。他們的命運就像是和自己有了解不開的牽扯。也會綰起頭髮,靜靜地坐著,少有的繡起了花。絲線在手中穿梭的時候,我曾幻想自己是一個住在閨閣裡的古時女子。久了,也就開始認為自己有了一些古時女子的味道了,而這種味道也是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有的。 習慣在天亮時就推被起床,一旦清醒後就難以再熟睡。而每次清醒都是伴著飢餓,只是那些飢餓,總會敗給那個懶懶不想起床的我。這個不安分的女子,也有安靜幻想的樣子。幻想有一個人輕巧的將自己抱起來,那輕易離地的感覺總和夢裡可以自由飛行的自己呼應。這個攬夢而眠的女子,多年來,總是重複流連在同一個夢境。 鳥鳴喚醒的耳朵不浮躁,用心沉睡的人得已安眠。我應該不是一個用心安睡的人,沒有人照顧的夜裡,總是沒有辦法睡得安穩。夢裡總是和自己的童年糾纏,那個重複做了十幾年的夢,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像是約定好了的一般,讓我走了進去。在夢裡,我總是那個可以飛行的小女孩,永遠也長不大的會飛的女孩子。 有時,會有熟悉的人面目獰猙的追殺自己,總是逼得我嘶聲竭力,飛不起來,或者是飛起來又飛不走。要追趕我的人,總是很輕易的就抓住了我,這樣的夢卻從來不會在自己死之前醒過來。總是在夢裡無人營救,眼看著自己在自己面前死去。醒來後,看自己沉醉在相同的夢境裡,也沒有太多的不妥。或者在潛意識裡,我本來就是一個想要殺死自己的人。 也許有一個地方,有一個人,能安放好我那不安分的心,能讓我得以安眠。 醒時的自己,總想依偎在他的懷裡,坐在馬背上,走馬看黃花。信步由韁,馬蹄濺落花。忘掉夢裡夢外的浮華,此生得以心安。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上課誠可貴,   作業價更高,   若無考試故,   二者皆可拋!

| 9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我就是那飄來飄去的黃色楓葉,那些隨風而過的痕跡,在我身上留下烙印,最後落地歸根,因為我屬於這裡,還有你的陰晴不定。 ——題記 冷清的月光下,總能勾起許多從未注意到的記憶。追慕過的那些人和事,又在哪裡休憩?自古伊人多情殤,苦澀美酒沁心底,難知的隔面珠簾。誰曾從誰的青春裡走過,留下了笑靨,誰曾在誰的花季裡停留,溫暖了想念,誰又從誰的雨季裡消失,氾濫了眼淚。 在這個季節,我留下了文字,灑在這瀰漫思念與憂傷的空氣裡。晾衣繩在陽台上毫無規律地搖曳著,葉子早早地跑掉,而我卻還在那片楓樹林靜靜等待,等待著那幾句話的出現。時間的沙漏沉澱著無法逃離的過往,記憶的雙手總是拾起那些明媚的憂傷。就如這天,似乎我們的文字也是陰晴不定的,你明明在紙上看到的淚水,卻是那雨天的烙痕…… 喜歡在信封裡面裝上幾篇落葉,寫上幾句所謂爛掉的祝福,寄托在秋風裡面的點劃總會使人聯想翩翩,想起那楓樹林裡的黃昏美。雨,無息地打在枯荷上,就像從你的眼裡湧出的傷,狠狠地濺到我的手心,漸漸融化。看看天,空氣多了一種味道,說不上來,就像你說的每一句話,溫柔而刺人,但你不是玫瑰。你是那不起眼的花,儘管別人都喜歡君子蘭……可我也是不起眼的雜醬草。 細雨依舊纏綿地下,可那人們常說的縷縷陽光,仍然透過雨滴折射到佈滿雨珠的玻璃窗上,懶懶地鑲嵌在字裡行間,那麼透明。 你到底在哪兒?是天涯還是在海角,可要記得在那裡等著我哦。 夢,只是我們休憩的牆角,你總是在那裡默默蹲著,但我幫不了什麼,遠遠忍痛。又是漫花開放的時節,我說著離譜的閒話,而你卻沉默許久。或許在這晴雨不定的季節,我們必須堅強地向著晴天,向著太陽,就像這雜醬草和雛菊一般。猶如滄海一粟的我們,或許不懂得什麼是高雅,什麼是品位,但夢總會給我們希望,然後追逐。 多年之後,十字街頭,不願問起往事的我們,開心的笑著。你身上的打扮,已不是那麼不起眼了,不再去想,或許你是高雅的鬱金香,但我是依舊是那帶來幸運的四葉草。在我看來,你只不過是我思念過的人,讓我撕肺的人。我們曾經努力過,曾經互相分擔過。如今,你依舊是我的窗。談過不久,我們分散在茫茫人海,消失在錯亂的路口。 回到家,依舊是那扇窗,我呆望著,夜裡的玻璃窗映出幕幕舊年。翻開曾經寫的日記,淡淡的墨跡,勾勒出,那晴晴雨雨的季節;我,站在雨裡;你,蹲在能折射出暖陽的牆角…… 那個季節,我回到了陽光可數的草叢裡,你去了那暖暖的牆角,綻開著。

| 7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夜靜悄悄……無法阻擋我對心上人的思念……儘管 她已離我遠去----題記 片片落葉……滲入泥土……不知不覺到了秋天……離開了讓我傷心的夏天……走在街上 蕭瑟的秋風……讓我感到絲絲寒冷……緊了緊衣袖……才覺得好了一些……不禁……想起……已離我遠去的你 ……我離開你已有幾個月……你過得好麼……雖然 你負我……可是 我心中根本沒有恨……想給你打個電話 怕沒人接…… 匆匆過客……擦肩而過 ……你我又何嘗不是……美好的未來 霎那間……全部破滅……讓我不知所措……凝視的遠方……我只能默默的祝福…… 時間飛轉 已是寒冬……而你還在我心中……想忘掉 卻做不到……寒冷的冬天裡那溫馴的陽關 讓我感不到溫暖…… 走到你我一起走過的街……回憶著你我之間的回憶……你那調皮的表情……走路時 一蹦一蹦的……我笑了……呆呆的看著你我相擁的地方……好像昨天似的……讓我覺得你還是我的……在這條街上……你我嬉戲打鬧……多麼美好……我哭了 哭的好用力…… 我鼓起勇氣 去學校找你……可是他們說你不願見我……我覺得好失落……我轉身的時候 你叫住我……終於 我又見到你……好激動……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你怎麼來了’ ‘沒……沒怎麼 只是想見見你 怎麼樣……你現在過的好麼’ ‘嗯 還行吧 你呢’ ‘我一直都沒變 還是那樣’ ‘ 我其實一直想給你打電話……xxxxxxxxxxx 對吧 我還記得 只是我怕沒人接……’ ‘什麼??我也是這麼想的’ ‘對不起 我沒別的意思’ ‘我知道 他呢 你們一定過得很好吧’ ‘他……他沒和我一個班……我總覺得 他離我遠了……你呢 你有對象了麼……’ ‘沒有 我一直都愛著你……’ ‘……’ ‘如果說我還喜歡你 你會接受我麼’ ‘對不起 我有他’ ‘沒事……我還有事 我先走了’ 我義務反顧的轉身離開……聽著他喊著我的名字 我的心好痛……眼淚有一次流了出來…… 我錯了 原來我一直都是錯的……我以為他會接受我 可是 我錯了……我現在什麼也不想……只想 好好的睡一覺……什麼也不去管…… 我的愛無法讓她回心轉意…… 我開始懷疑這世界上真的存在 ‘愛 ’ 麼……為什麼我沒感覺到 為什麼……

| 2 May, 2012 | 一般 | (5 Reads)
10天,今天是第五天,一半的時間。 聽說他的城市出了點事情,不過他應該知道的,雖然說他在改卷子,也不應該在鐘樓那邊,可是,還是擔心他好不好,今天聽OBA說他們被封校了,不知道他怎麼樣了,雖然知道應該碰上的幾率是很小的,還是有點擔心,沒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好不好。 昨天晚上是金秋辯論賽的第一場,由於掃把上場了,所以咱也去捧了個場。想想,從來沒有看過他在辯論場上的樣子,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很喜歡看著他對一件事情一條條分析的樣子,很喜歡看他跟我分析問題的時候的眼睛,不得不承認,我想問題比他慢很多,所以對於他的邏輯思維很是羨慕,仰望啊~很想看看他在辯論場上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說~(*^__^*) 嘻嘻…… 車麗問了起來,我跟他怎麼樣了,我說,我在很耐心的等著他的答案。初戀總是那樣的不懂,很多的事情,很多的東西,的確是我任性了,有時候把他弄的很無奈,想來的確是我錯了。過去,我的任性,我的不成熟,希望他能夠原諒。第五天了,耐心的等著他的答案,很想他。 昨天晚上爸爸跟我打電話,問我為什麼想要回家了。只是想要回家了,想看看爸爸媽媽。想來,爸爸媽媽身體一直都不是特別好,我只希望我所有的一切他們不要擔心,能夠開開心心的就好。一直以來都覺得,沒有什麼比身體好更能夠讓自己所愛的人和愛我的人放心了,想起去歸元寺許下的三個願望:希望爸爸媽媽身體健康、開開心心;希望他身體好,最近的考試都能夠考好,能夠快樂;希望周邊的朋友能夠順順利利的。 改了三天試卷了,他現在還好嗎? 今天早晨起來,發現家裡來親戚了,把論文寫完,肚子疼的想死,泡了會腳,準備上去躺會。想起上個月他曾經跟我說過的話,不過,現在只希望他一切都好。 一半的時間,希望他一切都好 我想他了 今天不寫太多了,肚子實在疼的有點受不了了,不過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文章來源:內科專家彭念寅的BLOG |清韻週刊 | 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隨緣 | 請你找麻煩 |戀上紅塵 | 惹塵埃的BLOG |黃鳴BLOG——商界思想庫 | 黑色的元素占星館 |Orange Bowl blow-by-blow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10天,今天是第五天,一半的時間。 聽說他的城市出了點事情,不過他應該知道的,雖然說他在改卷子,也不應該在鐘樓那邊,可是,還是擔心他好不好,今天聽OBA說他們被封校了,不知道他怎麼樣了,雖然知道應該碰上的幾率是很小的,還是有點擔心,沒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好不好。 昨天晚上是金秋辯論賽的第一場,由於掃把上場了,所以咱也去捧了個場。想想,從來沒有看過他在辯論場上的樣子,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很喜歡看著他對一件事情一條條分析的樣子,很喜歡看他跟我分析問題的時候的眼睛,不得不承認,我想問題比他慢很多,所以對於他的邏輯思維很是羨慕,仰望啊~很想看看他在辯論場上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說~(*^__^*) 嘻嘻…… 車麗問了起來,我跟他怎麼樣了,我說,我在很耐心的等著他的答案。初戀總是那樣的不懂,很多的事情,很多的東西,的確是我任性了,有時候把他弄的很無奈,想來的確是我錯了。過去,我的任性,我的不成熟,希望他能夠原諒。第五天了,耐心的等著他的答案,很想他。 昨天晚上爸爸跟我打電話,問我為什麼想要回家了。只是想要回家了,想看看爸爸媽媽。想來,爸爸媽媽身體一直都不是特別好,我只希望我所有的一切他們不要擔心,能夠開開心心的就好。一直以來都覺得,沒有什麼比身體好更能夠讓自己所愛的人和愛我的人放心了,想起去歸元寺許下的三個願望:希望爸爸媽媽身體健康、開開心心;希望他身體好,最近的考試都能夠考好,能夠快樂;希望周邊的朋友能夠順順利利的。 改了三天試卷了,他現在還好嗎? 今天早晨起來,發現家裡來親戚了,把論文寫完,肚子疼的想死,泡了會腳,準備上去躺會。想起上個月他曾經跟我說過的話,不過,現在只希望他一切都好。 一半的時間,希望他一切都好 我想他了 今天不寫太多了,肚子實在疼的有點受不了了,不過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文章來源:Liner的天空BLOG |NicoleChen Trends | 侯鎮宇的BLOG |Kevin Maney | 一路風景 |陶海醫生的博克(BLOG) | 翟凌 |保定時代管家人力資源培訓 | 作家趙凝工作室 |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村莊外的小溪,是由山坡上農田水流下來匯成的。 小溪的水很奇怪,經常有變色。清的時候儘管很清,但紅色,黃色,黑色的時候也經常見。我小的時候,以為溪水就是這麼變的,就沒有問大人。因為喜歡吃小溪裡的田螺,經常跑到小溪邊,才發現小溪水有變顏色的情況。 小溪與我家很近,距離可能三十米遠。村莊建在一個大大的山坡上,我家是村裡靠近小溪的一家,也就是山坡最下邊的一家。小溪,就在村莊山坡下邊,我在家門口不用伸長脖子就可以看到。 小溪在晚上是唯一的歌者,它比媽媽在枕邊唱的歌還響亮。儘管它每個晚上都是那樣唱,都是那首歌,都是那個音量,卻不干擾人。可能小溪唱的歌不複雜,可能它的音量沒有變化,可能那首歌,聽多了就進入了我心裡,因此,夜裡的時候,再聽到小溪唱歌,就會覺得很好睡的,不知是小溪唱的歌,我已經懂,還是小溪唱的歌正在我心裡唱著,總之,聽習慣了,就舒服了。 其實,小溪是什麼時候都一樣唱歌的,不過是白天有小鳥的歌比小溪更靠近家裡,更靠近耳朵。 第一次,我不知道小溪為什麼會唱歌,趁家裡大人不留心,悄悄跑到小溪邊看。 去到小溪邊,就爬到一個大石頭上站著。小溪的水從高處往下流,流到一個大石頭上,然後,又跳往另外一個大石頭上。大石頭上的水,在從一個轉一個的過程中,有飛下來的,有越下來的,更有砸下來的,那些從上而下的水在剛剛與下邊的水接觸時,下邊的水就像被踩或被咬一樣,發出“嘩啦啦哇了了!”的聲音。這是一些稍微大的溪流發出的聲音,還有一些小溪流從上邊下來叫的聲音,嚶嚶地像給大溪流做伴奏似的。小溪流的聲音叫得比大溪流叫的聲音清脆,迷人,但我在家裡,晚上能聽到聲音的,卻是那些大溪流的空曠而悠遠的聲音。原來,小溪並不在唱歌,只是因為它叫的聲音好聽,有旋律,很能進入我心裡。可能我被小溪熟識的旋律迷住吧,小溪從高處下來匯聚在一個遠處的潭裡,像被太陽晃動鏡子一樣,使那些漣漪一閃一閃的,看著看著,我突然倒在了溪水裡。我倒下的溪水很淺,只是由於緊張,卻爬不起來。我當時像沒喝過水的,不一會,就將水喝飽了。最後是媽媽到小溪來摸螺,看見我將我撈了起來,不過,我還能聽到媽媽的聲音,就是被水撐得喘不過氣,說不出話。媽媽那時不懂急救的辦法,我喝的一肚子水,她沒幫我吐出來,只放我在小溪邊躺著,她就下小溪裡摸螺去了。太陽下,我睜不開眼睛,肚子太漲,媽媽放我仰著躺,我想側過一邊都沒有力氣。後來,還是媽媽從小溪上來幫助我側過去,我才將肚子裡的水排出來。我醒來後媽媽給我一句話:“以後再不聽話,就不要你了。”又進小溪摸螺去了。 但過後,我還是經常來小溪玩的,因為小溪裡有魚有螺,只是,再不敢爬高了。只要在小溪邊玩是不會被摔的。我想。 因為小溪太靠近家了,感覺小溪就像在家裡,不過,再來小溪玩的時候,我還是帶上小朋友一起的。村裡當時就五個一樣大的小女孩子,我比她們都大半歲,個頭也高,她們於是都叫我姐姐。其實,我不想當姐姐,我在家裡給兩個弟弟當姐姐感到特別辛苦,媽媽什麼都讓我為兩個弟弟做,可是有好吃的,媽媽就說兩個弟弟小,就輪不到我的份了。這讓我非常討厭當姐姐。好在和小朋友在一起,她們喊我姐姐,都喜歡聽我的。令我感到一點點欣慰。 我後來經常帶小朋友到小溪邊才發現,小溪的水是經常變著顏色的。我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有一個小朋友知道,她說山上是田,有紅泥巴的田,有黑泥巴的田,上面有人放水犁田或耙田,髒髒的田水流到小溪裡,溪水就變成這樣了。我才不管這些呢,就算是紅水,黑水,照樣可以玩。見水就貪玩,是小孩子的天性,到了小溪誰還能閒得住,小朋友見我玩,便也跟著玩起來。 每進入小溪,都會弄得一身水。儘管我們的目的是摸螺,摸到了,沒有東西裝,就放在口袋裡,再繼續摸,就連褲袋也裝上。太陽下的小溪,是涼快的,迷人的,充滿著誘惑的,我們常常會不知不覺弄濕一身水,卻又常常不知不覺被太陽曬乾了。常常的,如果我們不是因為看到小溪有螞蝗,是不會很快回家的。 但後來,被小溪邊上的一條小蛇嚇過之後,我就再也不敢到小溪來了。好在我平時和小朋友每次到小溪來,都學媽媽拿著一條長長的棍子,先將溪邊的水草出力敲打過之後,才敢放手下去摸螺,要不然,溪水裡的螞蝗、毒蛇要將我們咬,是輕而易舉的。想想小溪裡的可怕,那些螺不吃也就罷了。 其實,我從小溪摸回來的螺,媽媽從來就沒替我煮過。有時候,是我和小朋友一起玩,玩著玩著,螺在口袋放全天,再放出來,螺,已經臭了。有時候,記住了,將在小溪裡摸到的螺放家裡水盆養著,讓媽媽煮,媽媽卻說:“幾個螺怎麼煮。”媽媽嫌我摸的螺少,養著養著,螺又死掉了。可我卻覺得,媽媽是不想讓我到小溪去,才不想替我煮螺的。 懷著複雜的心情,後來,我就長大了。但小溪的歌卻還在唱著,我都長大了它卻沒有老去,小溪的歌竟還是那個旋律。這樣想著,不知道,小溪是因為天天快樂著,才保持了過去,還是因為小溪有我的童年,才永遠不老去。 文章來源:陳浩 |吉容良 周易研究基地 | about……久久妹妹 |愛到死都要愛 | ★魔女克洛蒂的神秘地帶★ |諸葛孔龍軒 | 曾在天堂門口,可惜不捨... |陶然亭的BLOG | 洗唰唰 洗唰唰 |北京老夏的攝影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 「我們不適合」 「我們不適合?你一句不適合就讓我們這麼長時間的感情說分手就分手?」 「……」 「難道這麼長時間你真的沒有喜歡過我?」 「你不喜歡我當時為什麼還要和我在一起?你在玩弄我的感情嗎?」我聲嘶力竭地喊道。 「我和你說過,我當時有點喜歡你,所以才和你在一起的。可是,我感覺我們真的不適合。我希望你能找一個比我更好的……」 我打斷他還想繼續說的話,「不,我不要和你分手,我真的喜歡你,真的,你是知道的。」 我已經淚流滿面了。沒有語言能形容我當時的心有多痛,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呼吸快要停止。全世界好像都在不停地旋轉,我的頭好暈,我無力地靠在樹上,任憑淚水無聲地滑落。 我只是反覆地問著他,「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也只是站在一旁用沉默來回答我。我真的希望他能用別的借口來和我提出分手,不要只是一句「我們不適合」。我真的接受不了。 想起以前和他在一起的甜蜜的日子,我就心痛的無法呼吸。 我和他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的。 他那時是一家洗浴的經理,而我在網吧上班。 那是一個非常熱的晚上,熱的睡不著覺,索性起來去洗個澡。就這樣我來到了那家洗浴。等我洗完快要走出去的時候,剛好進來一個男的,好像是喝的挺多的,撞了我一下,差點把我撞倒。這時他走過來,先扶住了那個男的,然後轉身對我說:「對不起」並從衣服裡拿出一張名片,遞給我,說:「對不起,希望你下次還能來,這是我的名片,下次來的時候,我會給你打折的。」我接過名片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也就是這一眼,讓我的心無原由地咚咚地狂跳了一下,當時我的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完了,我是不是愛上他了?有這個想法以後,我也被自己嚇了一跳,不會吧?我們只是剛剛見面,還談不上認識呢?怎麼可能呢?但是,愛情這種東西誰能說的清呢?她從來都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誰能又有什麼辦法呢?就像一句話說的「愛上一個人只需一秒的時間,而忘記一個人要一輩子的時間」。我想我就是在那一秒愛上了他,一個可能讓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人。 其實他不是特別地帥,但他的眼睛特別漂亮,眼毛長長的,眼珠又黑又亮,就像貓的眼睛。眼眉粗粗的,黑黑的,是我最喜歡的那種,讓人看起來特有男人味。嘿嘿。 通過他給我留的名片,我知道了他的電話,這以後我們開始了電話聯繫。 我們兩個人的單位離的特近,所以經常能看見。我家網吧旁邊就是遠方超市,他也經常出來買東西,所以,他每次出來都過來看看我,我呢,也會隔幾天去那家洗浴洗澡。就這樣我們成了朋友。雖然我喜歡他,可畢竟我是女孩子,不能剛認識人家就對他說,你做我男朋友吧,我喜歡你。怎麼也要矜持一下嘛。呵呵 我們每天一個電話或兩個電話,其它時候就是發短信。有時是一些祝福的,有些是一些問候的,在電話與短信的聯繫中,我對他的愛越來越深。我真的不能等下去了, 我要和他說,我要告訴他,我愛他,不管他接受不接受。在一次發短信的時候,我以玩笑的口吻告訴他,我喜歡你,我要做你的女朋友可以嗎?發完以後我的心狂跳不止,不知道 是害怕還是什麼,我的手都有點抖,我在等,在等一個不知道是喜是憂的短信。他很久以後才給我回了一個信息,沒有說可以也沒有說不可以。當時我心裡挺高興的,他沒有拒絕說明我還有機會,可能他在考慮,所以我們在以後的一段時間還是以朋友的身份相處的,不過比以往更多了一些關心。 我們的關係正式確定下來是在一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那時我的一個朋友過生日,要所有的朋友都帶另一半過去,因為要開一個舞會,這樣就不會有會落單了。我也沒有男朋友,而其它的男性朋友不是離的太遠就是在上班,所以只好找他了。正好那天他休息。我們就一起去了我朋友的生日聚會。朋友在一起嘛,肯定是要喝酒的,而且都是不把你灌醉是不罷休的。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最後都已經不行了,可是他們還是硬逼著我喝,這時,他走過來拿過我的酒杯,一口就把杯裡的酒乾了,還對他們說,我的酒都有他來喝。他說完這句話時,頓時引來一陣掌聲,而我則在心裡偷偷地發笑。比喝了蜜還甜。有的女孩就悄悄地對我說:「你真幸福啊,找了一個這麼體貼的男朋友。」我則什麼也沒說,只是甜蜜地看著他們喝酒。 那天我們都喝的爛醉如泥。在回去的路上,我又藉著酒勁問他,我做你的女朋友可以嗎?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還是他真的喜歡我,他點點頭,說,可以。當時我真的是太高興了,我也顧不上頭暈和滿大街的人了,高興的又喊又跳的,還抱著他親了好幾下,心想,我的付出終於有了結果,怎能不讓人高興呢?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我最開心的時候。他對我又體貼又關心,有時讓我以為我是不是在做夢?夢醒了會是什麼樣呢?有時也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們分開了,我會是什麼樣子的?每次一想到如果有一天要和他分開,我的心都好痛好痛,每每這時我都緊緊地抓著他不放,好像我一放手他就會在我眼前消失,我不能失去他,我是那麼地愛他。 記得有一次我感冒了,還有點咳嗽。他給我打電話聽出了我聲音的異樣,忙問我,「老婆你怎麼了?是不是感冒了?」我說,沒事,只是有一點咳嗽而已。吃點藥就好了。我不想他為我擔心,因為當時他在上班,如果因為我影響工作,我會更難受的。所以和他只說了幾句我就掛了電話。本以為他不會來看我,沒想到,剛過了幾分鐘,他就進來了,手裡還拿著好多的感冒藥,什麼樣的都有,他把藥遞給我說:「老婆你好點沒有?我給你買了幾種藥,我也不知道哪個好使,你都試一試,一定要注意身體,啊。」在我接過藥的時候,看見他滿頭大汗,(當時還是冬天)他肯定是跑著過來的,而且他們單位是不允許上班請假的,不知道他怎麼和老闆說的。看見他焦急的樣子,和滿頭的汗,我的眼淚流了出來。大家都知道,人一生病,想的就特別多,尤其是一個人在外面工作的時候,就特別想家,如果身邊能有一個人照顧你,你就會感到心裡特別的溫暖。況且在我身邊的這個人還是我最愛的人,我只是一點感冒他就緊張成這個樣子,怎能不讓人感動?都說愛情是治療各種病痛的良藥,一點都不假。看見他我的病就好了一大半,頭也不感覺暈了,咳嗽好像也一下子就好了。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我現在真的是切身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 當時我就在想,他就是這輩子認定的男人了,我為能找到這樣一個男人而感到高興。 我的工作是24小時一倒的,而他是正常上下班的,所以我們並不是能天天在一起。但是這樣並不能把我們的感情減少一分一毫。雖然有時候也會有點小矛盾,但也是無關緊要的事。 在我上班的時候,他都會藉著出來買東西的時候,來網吧看看我,有時會買一些水果過來,有時只是匆忙的看一眼,但這就已經讓我很高興了。看不見他的時候,我的心裡,腦裡想的也都是他,想他在做什麼,有沒有按時吃飯,或者天冷了有沒有多加件衣服,有沒有在想我……。呵呵,戀愛中的人是不是都這樣啊? 下班的時候,我白天會回去睡覺,晚上我會到網吧等著他下班。他下班以後我們會一起出去吃飯,或者去廣場散散步,或者去他和他朋友一起租的房子,打打牌,看看電視,有時只是靜靜地坐著,即使只是靜靜地坐著,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我也是覺著幸福的,這樣的日子甜蜜而又快樂。 有一次他和朋友出去吃飯,在吃飯的時候和別人打起來了,原因我不是太清楚,我是聽他的朋友告訴我的,好像是他朋友和別人打起來了,他過去拉架,但是被一個啤酒瓶子打在了頭上,當時我都不知道,他也沒有告訴我,還告訴他的朋友也不要告訴我。那幾天我給他打電話或者找他的時候,他都說很忙,過幾天再來看我,但我的第六感告訴我,他一定是出了什麼事,要不不會好幾天都不來看我,給他打電話問他怎麼了,他也說沒什麼事,說了幾句就掛了。當時我心裡就在想,好,你不告訴我是不是,那我就找你的朋友問去。我找到了他的一個朋友,那天和他一起出去吃飯的。當時他怎麼也不肯告訴我,但是被我軟硬兼失,又耍了一點小小的手段,他就把那天的一切都告訴我了。原來那天別人打架他去拉架,被子一個瓶子打在了頭上,還縫了好幾針。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真恨不得馬上就見到他,可他在上班,只好等到下班了。從來沒感覺到時間過的是這麼慢,幾個小時的時間好像已經過了一年,慢,慢,慢,當時心裡只有這個想法,但我又不能做什麼,只是等。等的我好心痛,好心焦。 終於等到他下班了。我像飛了一樣跑到他的單位門口,不一會,終於看見他從裡面出來了,頭上還纏著繃帶。他看見我的時候一愣,他沒想到我會去他單位找他,我從來不去的,怕對他不好。當我看見他第一眼的時候,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了下來,但我怕他公司的人看見,慌忙地去擦,可是越擦越多。最後索性不去管他了,看見就看見吧。他看見我哭了,忙過來問我怎麼了,是不是病了?還是誰欺負你了?我說我沒事,倒是你,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也不告訴我啊?我還是不是你女朋友了?他拉著我的手,替我擦去了眼淚,笑了笑,說:「我沒什麼事,真的,只是破了點皮,我怕你擔心,才沒告訴你。別哭了好嗎?」我怎麼能不哭呢?我一看到他的那個樣子,我的心好痛,好痛,我寧願是我受傷,也不要他受到一點點的傷害。那個時候我才發現我愛他已經剩過愛我自己了,我願永遠陪在他的身邊,所有的苦,所有的難都有我來替他受,只要他平安,健康。我不奢望他有多愛我,只要能讓我和他在一起就好。 我以為這樣快樂又甜蜜的日子會一直繼續下去,但是老天好像是在故意和我開玩笑,把我心裡最不願變成現實的終於給我實現了。 那天是一個很冷的天。風刮在臉上就像刀子一樣。我想老天可真是會開玩笑,好像知道我今天要失戀似的,突然把天變的這麼冷,是在嘲笑我嗎?是在可憐我嗎? 那天他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晚上有事要和我說,當時我就問他是什麼事,但他沒告訴我,只是說等晚上見面的時候再說。我也就沒再問,但我的第六感又告訴我,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我的第六感一向很準的。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 那天照例我們去了廣場。但是一路上我們誰都沒有說話,都是沉默地走著,可能都在等著對方先開口說話。那時我的心裡就很不安,我怕他會對我說出分手這樣的話。但又實在想不出還能有什麼事。終於他開口說話了,「清清」,他一直是這麼叫我的,但今天聽著讓人心裡很不舒服。「我這幾天也考慮了,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吧。」他吞吞吐吐地終於把這句話說出來了。無法形容那時的心情。是終於把我心裡最怕事情變成了現實,還是……。反正當時我沒有說任何話,我想,說任何一個字也代替不了我現在的心情。我的心好痛,好痛,好像在滴血,好像誰在用刀一刀一刀地剜著. 淚無聲地滑落,我一遍又一遍地問他為什麼,而他也只是說,我們不適合,你應該找個更好的……,我打斷他的話,我已經泣不成聲了,但是我還是對他說:「不,我不要分手,我誰也不要,我只要你,我只要和你在一起,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請別離開我。我是那麼愛你。」最後已經說不出話了,只是哭泣,只是哭。我不知道除了哭我還能做什麼?我只想把我心裡所有的痛都哭出來,好像這樣就能好受一些。畢竟他還是喜歡過我的,看我哭成這樣,過來抱住我,也流下了眼淚。但是也無法挽回分手的局面。任憑我哭的肝腸寸斷,也換不回他的心。 雖然我對愛情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但是,幾天前還是好好的,現在就突然對我說分手,我真的有點接受不了。哪怕之前有一點點徵兆,現在也不至於這樣。誰能想到,一個昨天還對你關懷備至,溫柔體貼的男人,今天就對你說分手,你能接受得了嗎? 天,好冷,由如我現在的心,沒有一點溫暖;手,好涼,由如踩在腳下的磚,沒有一絲溫度;現在的我,由如廣場上的一尊雕像,沒有思想,沒有語言,沒有動作,沒有溫度,只是站在那裡,任由冰冷的風刮在臉上,身上,就像皮帶抽在身一樣。每一鞭都帶血,每一鞭都有一道傷痕。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走回去的,只是走,管他什麼車,什麼人,就是直走,恍惚記得好像他拉了我一下,要不可能我就撞在前面駛來的車上了。也好像這一路上他都在對我說著什麼,但我腦袋裡空空的,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他把我送回網吧,就走了。而我,已經沒有了眼淚,只是癡癡地坐在那,網吧的人都問我怎麼了?我也沒有說。我還能說什麼,說我分手了,讓男朋友給我甩了?那他們又會問我為什麼?我不想再重複一遍剛才的心痛了,我只能說,沒事,我坐一會就好了。 回到公寓,想,睡一覺就好了,睡一覺醒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其實這只是自欺欺人。這一晚根本就沒有睡著,只要一閉上眼,滿腦子裡都是他,都是以前在一起的快樂時光。這一晚,就睜著眼,流淚到天明。 第二天上班。但還哪有心情上班了?沒人的時候,就是一個人坐在那,抽煙,抽煙,抽煙……。強迫自己什麼也不去想,越是這樣,越是想的更多。我的心痛,痛,痛,不能呼吸。我大口大口地吸氣,朋友們都問我怎麼了,他們越是問我,我的心越痛,眼淚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我只是搖搖頭,告訴他們我沒事。我不想讓人知道。我不想別人同情我,好像我有多可憐。我要一個人承受。「如果你愛我,我要向全世界宣佈;如果你不愛我了,我要一個人默默承受。」 那些天真的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飯不吃,水不喝。一下子瘦了好幾斤。自己還安慰自己,其實這樣也挺好,就當減肥了。 前面說過,我是一個對愛情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就算我以前有多愛他,竟然分手了,我也不會死纏著他不放,也不會總是這樣過下去。我想通了,分手就分手吧,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至少我擁有過。雖然不能和他天長地久,也無所謂了。愛一個人不一定要得到他,只要他幸福,快樂就好。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受美國金融危機等因素的影響,一些公司出現裁員跡象。雖然還有些企業還在大規模招人,但仍有不少人鑒於經濟形勢的變化,決定調整職業發展規劃。不久前,智聯招聘的一項調查表示,超過1/3的被調查者推遲或取消了跳槽計劃。 企業裁員波及白領 自從2004年大學畢業後,李言就一直在北京的房地產廣告公司做文案策劃。今年7月,由於某種原因,他被公司辭退。 「剛從公司出來那會兒,我上午從網上投了簡歷,下午就有好幾家讓我過去面試。」李言說。但李言最終選擇和朋友一起開公司,自己當老闆。 但他鬱悶地發現,房地產行業不景氣了,客戶的房子賣不出去,他們根本賺不到錢,無奈從10月份,他又開始投簡歷,可是一個月過去,沒有任何音信。 李言說,他原來所在的廣告公司,有六七十人,算是房地產廣告公司裡規模比較大的,已經裁員1/3。而小一些的廣告公司,裁人達2/3。廣告業屬於服務性行業,處於產業鏈的末端,現在房地產行業不景氣,房子一旦賣不出去,房地產廣告公司也就收不回來錢,拿不到錢,又沒有那麼多項目做,只好裁員。 李言的同學秦艷,在網絡媒體工作多年,後主動辭掉工作,想休息一下。但休整後卻一直沒找到工作。秦艷現在有點後悔當時的衝動。 IT業的一些外企,也開始通過裁員,壓縮成本。但國內的IT行業,現在還沒有裁人的跡象。像華為、中興還在大批地招人,但是員工都不敢懈怠。 小王是中興通訊南京分部的一名新員工,最近幾乎每天都在加班。他有些焦慮地說:「公司雖然沒有裁人,但是如果表現不好,不能很快上手的話,也會很快被裁掉。」 據小王介紹,同事們整天都很恐慌,加倍努力工作,生怕被裁掉,有跳槽想法的人,現在也打消了念頭。 事實上,金融危機已經影響到了職場人的職業發展規劃。不久前,智聯招聘推出了「金融危機下的職場人」特別調查,截至11月12日,在為期兩周的調查中,共有6000餘名職場人參與調查。 調查顯示,金融危機的爆發,讓人們的心理產生了變化。27.1%的職場人推遲了跳槽計劃,9.7%的職場人乾脆取消了跳槽計劃。不過也有18.1%的職場人表示,受金融危機的影響,本來沒計劃跳槽,現在想趕緊找下家。 不同行業就業苦樂不均 由於經營狀況日漸吃緊,一些企業在裁員的同時縮減了招聘計劃。11月20日,江蘇省舉辦2009屆大學畢業生就業洽談會。參會的註冊單位達到942家,提供職位需求40152個,從網上投遞簡歷中遴選出的5.2萬名應屆畢業生和數萬名求職者入場應聘。 在談到大學生就業形勢的時候,南京人才市場招聘部負責人一連說了兩個「很嚴峻」。他說,今年的人才交流會上有1000家企業,但是從崗位需求總量上而言,呈現下降的趨勢。 本報記者在會場發現,以往最受關注的世界500強企業在現場找不到蹤跡,有名頭的大企業也為數不多,還有些外企設了攤位,卻沒有來人。 本報記者從南京市人才市場瞭解到,南京的外貿出口加工、IT等相關行業的一些企業已經暫停了對外招聘。 中華英才網銷售部一位負責人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今年與去年同期相比,很多企業已經暫停或停止了招聘計劃,比如韓國、德國的一些企業,今年招聘需求大概下降了30%。」 智聯招聘高級職業顧問師陳寧介紹說,從招聘角度來看,目前受金融危機影響比較大的是,IT行業,如軟件外包、芯片製造等;外貿出口行業;房地產行業,如房地產中介公司、房地產廣告公司、房地產裝修公司等;另外還有汽車行業,整車生產、新車銷售等相關行業都受到了影響。 陳寧說,房地產行業招聘工作在下半年出現了分水嶺。上半年房地產行業的職位需求總數處於上升態勢,1月是6萬多個職位,7月是9萬多個職位,但是從下半年開始就處於一個下降趨勢,8月是7.6萬多個職位,到9月已經降到7萬個左右,10月份的數據還沒有出來,他估計會下降1萬個左右。 一些靠投資生存的網站,如視頻類,網絡遊戲類,娛樂類的網站,由於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投資公司收縮投資,也受到了衝擊。但陳寧認為,這些行業與傳統行業相比,用人人數很少。 陳寧認為,以上是受衝擊比較大的幾個行業。從數據上來看,像傳媒行業以及一些國有企業,受到的衝擊不是很大。 記者瞭解到,在一些行業出現勞動成本緊縮的同時,如建築、機械製造、橋樑設計等,對人才需求卻正在加大。 南京人才市場招聘部負責人認為,目前就業存在冷與熱的現象,機械製造、鐵路橋樑設計等重點技術行業對人才需求多,而像新聞類、管理類、藝術類包括動漫類等專業不太容易找工作。智聯招聘市場部的負責人徐小敢說:「今年文職類的崗位減少,銷售、技術類的崗位未見減少,但是對應聘者的要求提高了,以前本科生就可以了,現在要雙學士或碩士生。」 裁員並非都是金融危機惹的禍 南京大學商學院人力資源專家劉洪教授認為,受金融危機等因素的影響,市場需求下降,企業縮減生產規模,導致人員相對過剩。為了減少開支,降低成本,一些企業開始裁員。但有些企業裁員,是出於大的結構性調整需要。 劉洪認為,目前的裁員還有一種可能,即去年新的勞動合同法開始實行,很多公司有了人員結構的調整,但是迫於輿論的壓力,沒有調整到位。今年正好以此為契機,加大裁員力度,名正言順,既不會受到輿論影響,又不會受到政府、勞動部門的檢查,員工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陳寧說:「要正常看待裁員,國內容易把裁員上升到一個道德的高度,從傳統上來講,人對企業的依賴程度,就像對家庭一樣。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裁員是國外好多企業經常會採取的措施,這是一個過程,不是一個錯誤,裁員對好多企業也是無法控制的,迫不得已的。」 陳寧認為,在中國,人和企業的關係還需要一個市場化的改變。他強調,企業裁員也是按照國家勞動法規定的,也不是隨心所欲的。不管是被裁掉的,還是繼續留任的,其實都需要關心,都需要調整。 對企業而言,裁人是要承擔風險的,現在裁掉業務熟練的老員工,以後經濟好轉起來,會加大企業的用工成本。再者裁員,也會影響企業的品牌和形象。他認為,因為中國以前經歷經濟危機的情況比較少,裁員的事實被放大,變得恐怖,而且這種不好的信息容易傳播。 「對裁員的恐懼,說明人們對未來沒有信心,未來預期不好,不知道這場金融危機什麼時間結束。」劉洪認為,每一家企業都應當分析一下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否和國家的發展相一致,要看到未來,光看現在不行。 劉洪強調,企業不應該把人只當做勞動力,招之即來,揮之即去。裁員不是第一位的考慮,應該以人為本,和員工同舟共濟,共渡難關,可以採取減少福利、減少上班時間等辦法,來達到壓縮成本的目的。 陳寧認為,在這種情勢下,對有些公司反而是一次獲取人才的良機。另外,醫藥行業、能源、環保、農業等都有很好的發展前景。 南京人才市場招聘部負責人說,金融危機實際上是企業產業調整、人員結構調整的契機,它有利於國家自主產業的發展,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會促進對人才的需求。 智聯招聘調查顯示,雖然信心程度有差異,但八成職場人對自身所在的行業依然持有信心。有15%的職場人對自身所處行業信心十足,認為行業不會受到金融風暴太大影響;另有64.4%的職場人雖然對所在行業信心一般,但相信熬過了「過冬期」,情況會慢慢好轉。但是,也有14.5%的職場人對所在行業喪失了信心。據瞭解,這部分人主要來自銀行、投資、基金、證券、保險、進出口貿易、房地產等行業。 劉洪認為,目前國家也正在採取措施,擴大內需,促進勞動力的分流轉移。勞動力結構的調整,也會促進個人具備崗位轉移的能力,促進個人學習能力的提高。 專家建議:降低就業期望 隨著就業難度加大,一些求職者和職場人就業標準已經降低。在江蘇省大學畢業生就業洽談會上,一些大學生已經降低了自己的就業目標,有些本科生願意下工廠去做工人。 智聯招聘市場部的負責人徐小敢說,以前求職者的要求是高薪,有好的發展機會,現在好多人只是要求穩定就好了。 中華英才網銷售部一位負責人建議,大學生找工作,要放低心態,預期目標放低。目前,蘇州、無錫兩地本科生月薪1500元,研究生2500元左右。 陳寧表示,其實有很多企業是有大量職位空缺的,本科生可以申請,但是難度比較大,需要學生在大學實習的時候,多積累一些實踐經驗,多學習一些技能技巧,這樣求職時就比較有優勢了。 對於職場中人,陳寧建議,多向老闆瞭解自己所在公司的經營狀況,多關注同行業企業的動態,對行業作出準確的判斷,不要輕易相信謠言;平日多與朋友溝通,及早尋找新的職業機會。 劉洪說,大學生求職,轉變思維觀念是很重要的問題,不一定非要擠在大城市,中小城市、中小企業同樣需要人才。對已經畢業的或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劉洪教授提出兩點建議,那就是由找工作變為找生活,由對工作的追求變為對工作能力的追求。

Next